您现在的位置:南通市五山小学 >> 教育教学>> 教育资源>> 正文内容

入境:审美的发生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1年03月11日 点击数: 字体:

 

   小学语文课堂审美入境的价值探寻与操作策略是我的语文研究课题,也是专业发展方向。这一方向的确立是经过了很长时间的磨砺与探究的,如果要说说这一方向最终得以确立的历程,那么首先要说说我对今天的聊天话题《入境:审美的发生》这个题目的第一层理解。

                              

要想让学生学习语文成为一种审美的需要,让语文课堂真正成为孩子舒展自由性灵的理想成为现实,首先是需要一个个以语文的方式生活的语文的人,这个人必定在语文教学之路上完全“入境”成为一个教语文的痴者,之所以“痴”,是因为这条语文教学的道路成为生活道路中的一条,语文教学给予了这个人最大的职业幸福和可供心灵与性情真实自由发展的最大空间,在这个空间,他劳作的同时得到了劳作给予的愉悦。那么,在职业给我们带来的肉体疲劳时却给予了精神的幸福,审美在工作悄然发生。

记得我的师傅严清先生和亓蒲香老师都曾经问过我一个问题:你觉得教语文是有意思的,还是有意义的。当时我是脱口而出教语文是有意思的。他们对我的答案很满意,也很高兴,满意的原因是只有当你觉得有意思的事情,你才会投入地去做,投入地去做了,有意义自然就成为水到渠成的效果,有意思决定了有意义的达成。我的确非常喜欢语文,语文是有意思的,教语文是有意思的。

一个有语文教师身份意识和情感的教师一定是与她的学生一起成长的。她是一个眼里心中一直装着学生的老师。好老师的标准是什么?不是我们想象的学富五车,学高并不一定能为师。作为一名教师,他首先应该是学生的知心朋友,能懂得他们的心事,了解他们的需求,取得他们的信任,是他们学习的伙伴。我知道,这实在是一个很高的要求,它不仅是一种愿望,一种态度,而且应该是贯穿于所有教学过程中教育行为。因为喜欢语文,便去想怎样让语文课堂变得有意思起来。我是喜欢我的学生的,我愿意为他们去思考,怎样让我的学生喜欢我的语文课堂,觉得语文课堂是有意思的呢。

这些年来,从教学计划的制定,教学内容的选择,到具体教学过程的实施,我总是将我的学生放在每个教学环节的优先考虑之中。在备课时,我常常可以看到一个满腹心事、眉头紧锁的自己,我甚至常常为找不到一篇适合于孩子阅读的学习材料而苦恼,面对一大堆资料,左右为难,无从下手。我也常常为一个教学设计摇头叹息,因为其中的一些环节好象对学生考虑得还不够周全,这个设计似乎还不能够激发起学生的学习兴趣,还未能有效地建构起学生自由活动的学习场。不管是教学前的设计,还是教学后的反思,我追问自己的不是自己的教学任务完成了没有,而是学生在这一次的学习活动中究竟有多大收获,其实,这才是教师真正的教学任务。不过,只要来到学生中间,我就是阳光的,快乐的,富有感染力的。我是老师,更是导演、朋友、志愿者,是学生中的一员。我会在不知不觉中创造出一个情境,让学生于其中流连忘返。鸢飞草长的江南,果实飘香的深秋,月明星稀的中秋之夜,爆竹声声的大年除夕……都能显现在我的课堂上。我与孩子一起走进色彩斑斓的植物天地,繁星点点的童话世界,去探究大自然的奥秘,体会友情与亲情的温暖,初识人世间的悲欢离合。甚至,去跨越时空,让孩子与古人了无障碍地进行对话,共度诗酒明月的良宵。所有这一切已经成为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成为我职业生命的最重要组成部分。我想,在这样的生活中,获益的不仅是学生,还有我自己,当我不断地发现学生的时候,我就在不断地发现自我,不断加深对教育的本质的理解。

我要“牵着学生的手”走进语文,从哪里走?入口在哪儿?这个路径是否合适儿童行走?这一系列的问题直指语文课堂的有效和高效。一切高效的产生必定是伴随着一种自愿自觉地投入状态,这种状态就是儿童学习中的审美发生。

                                  

这就是今天要和大家聊的这个话题的第二层意思,也是我的语文课题的核心意义。

美的语文课堂一定是能够发展儿童的母语情感和能力,让儿童的语言素质从潜在可能变为实践中的现实;让语文承载的人类文明真正营养儿童的人性,让文化催生儿童的人格成长。美的语文课堂中,伴着语言学习的道德与审美的因素渗入到儿童的心田中。人们的性情在文学作品意境的甘泉中得到养育,这种如鱼得水似的欢乐为师生共同拥有。然而,由于教材语言是被隔离的情境符号,让学生走向自由精神享受的语文教学,必须经过教师的引领,包括对文本的解读、教学方式方法的探究,关注语文习得过程中的儿童学习状态和方式等等,用审美的方式带领孩子入语文言说之境,努力使语文学习成为自由的形式和自由的语文生活。

实现审美课堂的重要路径是什么?实现审美课堂的方式有很多种,首先是必须创设语文课堂的情境,形成一个语言审美的空间,根据不同的阅读文本,创设的方式各不一样,然而实现审美课堂的一个重要且不容回避的路径就是找到带领儿童入审美之境的入口,并能够循着一条适合的道路顺畅地感受文本言说的情感与理趣。路径就是“审美入境”,即用审美的方式入语文提供的审美之境。

审美入境的研究对于儿童语文学习具有三个层次的价值:首先具有工具性价值。审美入境的工具性价值在于它具有感受性。感受性是决定学习后效的一个重要尺度,换句话说感受性越强,学习后效越巩固。所谓的学习后效指的是人学习以后的遗忘方式和遗忘速度的指标,学习后效越巩固,遗忘的速度就会慢,感受性哪里来,感受性是由学习的介质作用于人的大脑皮层所烙的刻痕,由介质对于人脑的兴奋中心的刺激,很大程度的产生于审美,人在审美中的接受信息和人在非审美状态中接受的信息是不一样的,感受性和审美是结合在一起的,它是渗透了理性的感性。在工具层面上,在语文知识和能力学习方面是有价值的,在认知领域里强调感受性。其次,具有情感性价值。在道德领域里,语文学习给我们的道德目标里,道德认知转化为道德行为,其中很重要的是道德情感,道德情感和审美情感只一步之遥,从某种程度上说,美就是善。审美情感和道德情感互动即为情感性。第三,它具有愉悦性价值。儿童只有在进入了言语之境,对语言提供的审美领域自由地欣赏与感受的时候,儿童的学习才是自由地,而自由人性是美的层面。

“审美入境”的上述价值是一种预设,它必须在不断实践过程中得以证实。实践的策略将从教材处理、教师引领方法到儿童学习内在兴奋的节奏把握以及课程整合等等方面进行在场的研究和实际操作。

今天,我想结合自己的课例谈谈审美入境在教材处理环节的一些做法。

语文教材是经过编辑者精心遴选的古今中外的文质兼美的篇章。但是由于文字符号所表现的人类经验的间接性,在跨越文字符号障碍的同时,儿童会发生审美注意的转移,和文字习得的理性疲劳。所谓审美注意的转移即原本儿童对于生活直接经验(情境性的)的审美兴趣、好奇、关注,转移为对文字符号的理性学习。所谓文字习得的理性疲劳既由文字学习的难度带来,又由儿童感性天性引发(卢梭语:儿童处于理性睡眠期)。教材探美设境策略就是要求教师深入解读教材文本,努力探寻文字间接经验背后的可触、可近的人类直接经验。把符号的文化转化为实境的文化,通过情境创设的手段,如李吉林教授提出的创设情境的六大方法。引领儿童从符号走向生活,从理性走向感性(这儿的感性其实是一种“新感性”,即渗透了理性的感性,即美感)。

“语文课程标准”的颁布和实施,标志着人文性发展的新里程,对于课程设置的人文性,教材编排的人文性、教学的人文性有着非常深刻的阐述和规定。人文性与我们的语文教育自然存在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因为语文教育使人在受教育的过程中既成为文化的承载者,又成为文化的学用者和创造者,实现自我的成长,体验生命的真谛。教母语也就是在教民族的文化,在传递民族的思想、民族的情感。这种传承不是空中楼阁,而是交际和思维的工具,它更是人的生存空间、生存条件与生存方式。而一个民族的后代他们必将在民族精神、民族文化、民族性格的继承和发扬中前进,这是无法回避也不能回避的。于是教材在教师、学生、文化多元的传承中成为最重要的介质。今天的教材以极其饱满的姿态体现着真正的大语文观,语文学什么?语文课程到底承载着怎样的责任和使命?一篇篇洋溢着浓郁民族文化气息的选文正默默地告诉我们,接纳我们,让我们得以牵着学生走进“秦时明月”,聆听“盛唐之音”,一同倘洋在母语的河流……民族文化中所包含的“自然美”、“社会美”、“历史美”无一不流淌在今天的语文教材中。我们要做的是怎样引领儿童触摸到“美”。为什么圆明园的断壁残垣是美的?为什么人们愿意去观赏它?因为它记录了实践的艰辛历史,凝冻了过去生活的印痕,使人能得到一种深沉的历史感受。青铜器为什么不擦光才显得“美”,因为它身上的斑斑绿苔记录了历史的沉埋,使它的社会美增添了更深沉的力量。教材看似如此薄薄几本,殊不知她是如此浩渺的美学长卷,如此深邃的智慧积淀。语文教学——推开那扇门。

教材探美就是要真正地扣住了汉语文本来进行教学,将文体作为一个生气灌注的整体,努力寻找它的心跳与气息,进而找到与它生命共舞的节律,与它对话交流的频率。所以,面对不同的文本,我们的教学设计也是不一样的,不能为了建立并守住自己的所谓教学模式、教学风格而削足适履地以不变应万变地去伤害文本,或将文本格式化。我们要寻找与文本贴近、呼应的方式。有时是点到为止的写意,有时是反复徜徉的细究,有时,可以和文本走得很近,与文本了无罅隙,有时又走得很远,与文本遥遥相望。只有这样的灵活多变,才让学生领悟到母语的摇曳多姿与无穷魅力。

口袋里装的是什么

读着《装满昆虫的衣袋》,一个迷恋昆虫的孩子跃然纸上。为了捉到纺织娘,他锲而不舍地寻找了三天;爸爸叫他去放鸭子,他却一动不动地趴在岸边,静静地观察奇妙的生物世界。正是凭着这种浓厚的兴趣,他成为了一个伟大的昆虫学家。读着读着,我们不由自主地被这个孩子吸引。真的,我只是被一个孩子纯真稚拙却又执着的模样所吸引,我几乎忘记了课文的主人公是世界著名的昆虫学家法布尔。

甚至在读这篇课文时,我的眼前出现的是我8岁的女儿,那圆圆的眼睛,仰着头问我很多很多问题时